中小银行突围的希望在于金融科技

字号:

  ——专访CFCA助理总经理赵宇

  技术是双刃剑,对于银行业亦然。无论是国有大行还是中小银行,当前的重点关注对象无疑是金融科技,金融科技的发展给银行的传统业务带来了很大的挑战,但也为银行的业务创新提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今年8月,央行印发了《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以下简称“规划”),提出要在3年之内做好“四梁八柱”的建设,从战略、布局、保障、发展方向、目标以及安全基础设施等方面提出了明确要求。

  中国金融认证中心(CFCA)助理总经理赵宇认为,《规划》表明科技在银行业方兴未艾,已从概念落入实操层面,为银行业未来的发展指明了路线。

  中小银行变道超车

  目前,在中国有4000多家银行,除5家国有大行、3大政策银行以及部分大型股份行之外,中小银行包括数量庞大的村镇银行几乎没有任何竞争优势,突围的希望就在金融科技。

  以微众银行为例,作为我国首家互联网银行,坚持金融科技立行的思路,将小微和普惠金融作为业务重点,依靠两款拳头产品微粒贷、微业贷,通过纯线上的方式将业务做到了全国31个省市。截至2018年底,微众银行的贷款余额已经突破3000亿元大关,而且不良率仅为0.51%。

  赵宇指出,中小银行在金融科技发展中的效果显然更加突出。“一方面,一些互联网银行可能背靠大型互联网公司,拥有一流的科技实力和线上资源,对于科技,他们和民营银行的认知度相比传统银行更高;另一方面,他们没有线下网点,只能依靠金融科技,被动地去发展线上业务。”

  赵宇认为,大型银行虽然有人才储备和雄厚资金实力,但大行有更大的系统开发压力,在科技人才资源的投入上是分散的。如果小银行眼光更独到一些,判断更准一些,在选择金融科技发展方向时结合自身的业务特点、行业优势或地域优势,在业务模式上大胆创新,很有可能在竞争当中实现“变道超车”。

  以威海农商行为例。作为一个毫无科技基因的农商行,威海农商行结合地域优势、行业优势,在加油站支付场景中发挥金融科技的作用,用户使用威海农商行APP通过扫车牌就能实现快速加油,既提升了效率,解决了民生问题,也给自身“开发”了一个十分接地气的获客渠道。

  运用金融科技方面,大型银行则需要解决“效率”问题。过去两年,赵宇观察发现,在一些新业务的实施过程中,大型银行的反应速度总是相对慢一些。“经过支行、分行再到总行的一整套项目开立流程,到最后实施,往往已经错过了最佳的风口期。但中小银行可以通过外部数据的引入,通过对自身角色分析模型的创立,不断提升自身对于业务风险的把控。毕竟市场机制‘术业有专攻’,借助市场效率,中小银行也大有机会做出特色。”

  “船小好调头”,对于银行业来说,“弯道超车”的命题已经无法成立,因为中小行和大行在很大程度上不在一个跑道上。赵宇表示,“从目前来看,央行提出的金融科技3年规划目的是要‘提效增质’,并不是要通过金融科技实现优胜劣汰。因此,在金融科技的发展上,大行与中小银行完全可以形成错位竞争。”

  银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优势突出

  谈金融科技,绕不过银行金融科技子公司与互联网背景的金融科技公司之间的较量。从当前金融科技行业来看,是否熟悉金融业务规律、技术开发是否规范、是否更加贴近用户需求,以及是否符合监管方向,是持续考验金融科技公司灵魂的四个质问。谁能更好地把握这四个问题,也意味着谁更有优势站稳脚跟。

  赵宇指出,银行金融科技子公司大多发起自银行内部的科技开发部门,集中了一大批既懂银行又懂科技的优秀人才。这是银行发展金融科技子公司的独特优势。“有些人拥有长达十几年的业务经验,有些虽然可能入行不久,但是他们一直在从事着银行各类系统的开发,是最懂银行业务的科技人才。”

  从整个行业来说,银行在金融科技的系统开发过程中更为规范。赵宇表示,工行、建行等可以作为案例。有“宇宙行”之称的工商银行,其技术开发中心已经通过了CMMI(Capability Maturity Model Integration)5级认证,这是国际上评价软件企业能力成熟度和工程开发能力的重要指标,5级是最高标准。在开发流程,以及文档编写、系统的设计测试上,工商银行具有当前行业最高等级的水准。经过多年的技术积累以及协作配合,整个技术团队十分专业化。

  就银行业自身的所拥有的资源来看,银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也更加贴近客户的需求。“银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成立的目的是盈利。短期来看,子公司的目标仍然是服务母行,但从长远来看,肯定要放眼市场,金融科技子公司的客户在银行业,在更广阔的金融市场,如保险、证券、基金、信托以及融资租赁等一系列金融外延业务,这是它的市场所在。”赵宇说。

  最重要的是,银行金融科技子公司更符合监管和市场需求。赵宇表示,当前行业金融科技公司众多,但质量良莠不齐,以某些互联网背景的金融科技公司为例,近来,用低价甚至“零元”中标抢夺客户的情况频频出现,但这并不是真正的为客户负责。赵宇认为,开展任何业务,市场必须有一个合理的利润空间,不计成本也意味着不计客户利益,在做事的规范程度这方面,银行系的金融科技公司显然更为突出。

  发展金融科技的选择与风险

  大潮之下,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已然成为银行数字化转型、扩展影响能力的战略之选。但事实上,不是说成立了金融科技公司,就能真正形成快速的对外输出的模式。

  赵宇指出,对外输出有两个难点:“第一,是否有真正的能力去输出?第二,输出的技术是不是对方真正所需要的?”对于银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而言,回答好这些问题,自然会有一个清晰方向。

  此外,银行业还需要注意科技转型过程中遇到的风险问题。银行在金融科技的开发和运营过程中一定要注意用户信息安全,注意保护用户个人隐私不被泄露。一方面,用户要具备足够的安全意识,同时,银行作为企业也要具备足够的社会责任感。赵宇强调,尤其是要引入权威的第三方检测,要加快应用《规划》十七条中提及的信息安全技术,如通道加密、双向认证、加密存储等前沿技术。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

  作者:于晗